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张小纲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观点】真趣淡然 固本求新 ——张小纲访谈

2018-09-18 15:05:28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
A-A+

  地点:深圳留仙洞艺术区张小纲工作室

  谈话人:张小纲  黎晓阳  李原原

  李:深圳美术馆很早以前收藏过张老师的一件作品《滴翠》,我印象很深,画的是窗前静物,非常生动。以前您的作品题材以室内花卉为主,现在主要是画荷花。

  张:对,以前我画过一些室内的盆栽和花卉,唯美的东西多一些。我现在走到室外,画大自然的东西,试图通过表现这些来追求与大自然天人合一的境界。荷花是一个极富象征意义的题材,画的人很多,画得好的自然也多,从这个角度来讲,自己选择了一条更具有挑战的创作道路。我并没有想过要另辟蹊径,或是执意去表现荷花出污泥而不染的这样一种品格,这难免会落入一种新的俗套。但毕竟这方面题材的好作品多,迫使我不得不寻求从另外的切入点来表现,也可能会走出一条路出来。本来不讨好的东西,只要你跨过去了,可能就能到达另一个自由的境界。我现在还来不及考虑结果,径直往前走,总感觉还有好多好多的东西可以探索。

  李:我看到您的很多作品中用枯笔、干笔描写残荷,是否是想表达一种大自然中生命轮回、万物更迭的意思?

  张:艺术终究更多表达对生命和自然的礼敬,自己在画的过程中也是一种修炼,慢慢地体会,整个大自然、人类社会不就是这样生成发展的吗。

  李:您的作品中有一种东方禅味,形式上又有中国画的感觉,第一次看到《滴翠》这张作品,我就想起中国工笔画里面撞水撞粉的技法,您对中国水彩画的民族化怎么看。

  张:我原来学过国画,研习传统的东西较多,拿来用就是了。但又时时提醒自己不是用水彩材料来画国画。水彩画是外来画种,我最希望听到对我的评价就是,“这是中国人画的,有中国味道”,这是一个很高的褒奖。创作者是中国气质,但又不能脱离水彩画作为一种西洋画的属性,把水彩画画成国画就不行了。所以我时时提醒自己,往右边过一点就是正宗的西洋画,往左边过一点又成中国画了,两条路都行不通,将永远步人家的后尘。如何嫁接并找到自己的路子,一步步走,哪怕可能只是在一个很狭小的夹缝中间行走,但只要坚持走下去了,有可能会出一点彩。当然,不管有没有出彩,我在这个过程中很享受。

  黎:您现在在尝试布面水彩这样的新媒材,有什么心得体会?

  张:纸、布、综合材料,甚至装置我都在尝试做,我以为“画得好”对艺术家来说已不完全是个褒义词了,关键看他是否有创新能力。在世界艺术史上谈创新首先要说毕加索,他就是在不断地超越,这是艺术史留给我们最珍贵的东西。我现在尝试在布上画水彩,关键在寻找画面一种冲突的力量,虽然现在还没有画到满意的效果,但我觉得这条路可以探索下去。采用新媒材,是水彩画探索的一个突破口。最重要的还在于采用新的材料以后,对水彩画的观念、技法都带来新的挑战,就会产生很多不可预知、不可预见性的效果,也带来了更多的不可复制性。如果都是可以预知的,都是程式化的,那就太理性了,和我自己想要表达的东西,和我个人的性格、审美追求,审美趣味相去甚远。我试图营造一种神秘的、多变的、丰富的,甚至是充满矛盾的画面效果,这就要求自己花更多的精力去思考如何让所用的材料、所用的方法与所表达的内容达至高度的吻合。

  李:新材料、新技法的探索往往容易被质疑不是水彩画。

  张:在新媒材的探索里面,只要不把水性材料中这种水的特点丢掉,水彩画的面貌仍然会有的,这是水彩画的“魂”。探索一定要把握一个度,度的掌控靠什么东西?靠的就是修养、学识。水性媒材是自由的、流动的,是介乎可控和不可控之间的,如果你没有掌握它的脾气,那就是不可控的,那就是修行还不够。弄不好,形没到位,画面也被破坏了。

  李:您说的修行具体有些什么内容?

  张:修行的内涵是方方面面的,修养啊、审美啊、画面的控制啊、审时度势的能力、随机应变的能力,这就是修行。人讲究有气场,画也要有气场,画里面的东西是装不出来的,所以不要把太多的精力去做画上的功夫,要做自己,把自己内在的东西做出来,可能自然而然就会在画面上流露出来。修行要靠积累,就像吃早餐,吃了三个包子就饱了,那以后就只吃第三个包子能饱吗,肯定是不行的,很多东西一起参与、积累到最后才达到一个饱和的状态。进而要修心,让自己的心静下来,在物欲横流的当下,这一点显得尤为重要。人静下来了,你的画才可能静,这就是心态,气就自然而然接到画里面去了,接上气了,作品才会有生命。从这个角度来看,当初自觉或是不自觉的选择画荷花正是契合了这一追求。

  黎:我觉得您现在这批作品也没有丢掉原来的味道,还是一脉相承的。

  张:过奖了。不过这话还是蛮激励我的,不能丢掉以前的东西。但既然走出去了,也不要过多的留恋于原来的东西。对于我现在所研究和表现的内容而言,如果还是一味追求水彩的透明、轻快,显然是不够的。我希望我的水彩画不只是华丽,不只是轻快,应该具有更丰富的专业语言来增强画面的表现力。现在有一大批艺术家在新材料、新技法领域不停地探索,我觉得前景非常非常的光明。探索的过程可能是痛苦的,当然也会带给我们惊喜。我现在更愿意在半抽象和半写实中间寻找一条适合自己的路。比如我想讲一句话,本来要用很长的语言才能把这个意思表达出来,但恰恰这个时候,我突然悟到了一个很精炼的词,可能就是两三个字,一听就是那么回事,不用说得很直白,这就是最好的语言,艺术就应该是这样。怎样使自己的画面更加有内涵,更加有张力,既能把大家从很远的地方吸引过来,近看的时候又能让大家慢慢体会到画面中沁人心田的东西,这是我所追求的。

  (访谈文字整理:李原原)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张小纲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